城市
登錄×
電子郵件/用户名
密碼
記住我
城市

後疫情時代的城市

庫柏:未來的城市可能看起來很像過去的城市,只是更加整潔。汽車、商店和辦公室讓位給自行車、植物和新型公寓。
2天前

“拉平交通擁堵曲線”讓城市更宜居

耶爾米爾:抗擊新冠疫情的“拉平曲線”策略,也可以用來緩解交通擁堵現象。也許有一日,早晚高峯將成為過去。
2021年1月5日

如果遊客不來我們的城市(下)

新冠疫情期間,FT記者感受城市的變化:柏林的夜店開始舉辦藝術展,新加坡人發現不難在濱海步道保持社交距離,悉尼人在市中心重新發現一片綠洲。
2020年12月16日

如果遊客不來我們的城市(上)

新冠疫情期間,FT駐各地記者感受到了所在城市的劇變:紐約人展現出堅強和團結,羅馬的餐館開始重視本地顧客,倫敦的國家美術館變得冷清。
2020年12月15日

城市貧民將被迫離開大城市

庫柏:隨着這場大流行病進入“大規模致貧”階段,新的窮人將離開大城市。這種人口遷移可能會在未來幾年重塑城市生活。
2020年11月18日

2050年的全新巴黎:朝着“一刻鐘城市”努力

庫柏:每一個全球化、富裕的大城市都受到從氣候到房地產的一系列問題的困擾,只有巴黎正在為未來重塑自身。
2020年10月7日

地址為何重要?

馬斯克:街道地址曾讓斯諾找到了霍亂患者住處,但如今許多窮國卻很難確定其公民的位置。沒有地址可能會加劇流行病的蔓延。
2020年10月7日

城市需要用好河流

庫柏:多數城市依河而建。為了使21世紀的城市更加宜居,我們既需要讓這些河流恢復清潔,也需要再度利用它們的航運功能。
2020年9月23日

陸銘“入海”,大都市主義comédie上場

陳振鐸:大國真的一定要大城嗎?大城市真的“一”定乾坤、“一”統天下,主宰所有中國人未來的生活空間命運了嗎?
2020年8月28日

今年紐約人怎麼消暑?

小子:很多紐約家庭沒裝冷空調,往年可以蹭圖書館、電影院的空調,疫情暑期咋辦?紐約市政府的公園部門出了奇招。
2020年7月31日

哪些城市將在疫情後勝出?

城市理論學家弗羅裏達指出,疫情後,有孩子的中年人更想離開城市。城市人口比之前更年輕,住房更多,辦公室和商店更少。
2020年7月22日

擁堵費:城市的出路

在徵收擁堵費的斯德哥爾摩,官員表示,這種做法使該國能夠摒棄以汽車為導向的城市規劃,轉而注重步行、騎車和公共交通。
2020年7月7日

城市不會消亡,只會變得更年輕

羅傑斯:大都市將變成荒蕪之城的想法是不切實際的。組成這些城市人口的年齡構成可能會發生變化,但城市中心的空間仍將搶手。
2020年7月6日

新冠疫情致超大城市吸引力下降

凱文迪什:人口稠密的大都市成了新的瘟疫中心,當數字技術導致距離消失時,大都市生活的吸引力下降了。
2020年5月29日

城市與疫情如何互相影響:歐洲黑死病和1918年流感大流行的啓示

王涵:歷史經驗證明了控制疫情和重視公共衞生對城市長期發展的重要性。地方政府治理能力與城市長期發展息息相關。
2020年5月18日

對城市生活的新思考

加內什:新冠疫情過後,城市生活的未來有兩種可能,要麼城市迎來新一輪繁榮,要麼反城市化開始顯露。
2020年3月25日

武漢“封城”之後的路

潘宇:武漢除了要引進“小湯山”醫院的模式之外,還要有點創新精神,要引進一個“衞生健康安全區”的概念。
2020年2月3日

逃離國際大都市

巴黎、紐約等國際大都市的人口出現了萎縮,房價高企是一個因素。但人口外流並不一定意味着這些城市地位的下降。
2019年8月27日

2050年的城市出行圖景

目前全球大城市的出行改革舉措,主要是不鼓勵開車、鼓勵步行和騎行的結合。但新技術可以帶來更為根本的變化。
2019年8月8日

與FT共進下午茶:青山周平

這位活躍在中國的日本設計師説,在這個速朽而孤獨的時代,建築的價值在於,承載人類的情感與記憶,讓原子化的個人得以重新連結。
2019年6月19日

亞洲城市面對挑戰必須更有“智慧”

陳敏蘭:大城市變得更加“智慧”顯然是未來可持續發展的重中之重。通過在科技、人才和基礎設施方面正確且審慎的投資,亞洲有望繼續延續經濟增長奇蹟。
2019年4月18日

大國大都市圈:非均衡發展之路

吳金鐸:城市羣與都市圈存在交集,二者核心城市地位大不相同;都市圈核心城市一般是大都市,而城市羣大多以行政中心或省會為核心。
2019年3月21日

城市應如何更好地利用集市?

希思科特:隨着經濟的演變,菜市場當然必須跟上步伐,但規劃者需要小心,別讓城市喪失又一層活力。
2018年9月7日

中國城市裏的“人狗大戰”

白天:這個夏天,中國城市因狗引發的新聞數不勝數。公共空間人與狗如何和平共處,似乎還沒有答案。
2018年8月31日

城市如何應對“全球技能大戰”?

面對自動化給工作帶來的變化,城市該做出怎樣的改變?獲取技能之戰已經打響,勝出的城市將有機會重塑自己。
2018年8月10日

被科技城市忽視的“落伍者”

王爾山:智能城市默認所有人都是智能手機使用者。但如今技術發展太快,那些技術“落伍者”被城市忽略了。
2018年7月30日

用疏導法治“北京病”

羅天昊:北京未來要控制人口,不應用堵的方法,而應用疏的方法。雄安新區承擔的一大使命就是分流北京的資源。
2018年7月16日

“福州,風短雨長的故鄉”系列之七:詩性該有些燃燒

蘇小玲:慢條斯理的榕城看上去繁花似錦,市民們過上中產階級的日子好像也指日可待。我相信這是可見的未來,儘管這未來有多遠我並沒把握。
2018年6月27日

“福州,風短雨長的故鄉”系列之六:三坊七巷與文人

蘇小玲:文人之所以品質下滑,與體制對人與文學的“綁架”關係直接。作協這類機構是許多文人的港灣,久而久之又成了他們無法擺脱的名利場。
2018年6月25日

“福州,風短雨長的故鄉”系列之五:那些知識分子們

蘇小玲:體制文化的長期培植,形成了一種以官場價值為核心的金字塔社會結構,其中等級分明的形態依稀可見。
2018年6月21日

北京,誰的首都?

鄧聿文:嚴厲限制外地車和以房控學的治理方式是本末倒置,非但不能解決問題,本身就是問題,只會傷害更多人。
2018年6月20日
123››下一頁